400-0456-101

13359940765

18845671088

盛放的海上莲花---火星的巴厘岛游记
来源: | 作者:id1612206 | 发布时间: 713天前 | 426 次浏览 | 分享到:
巴厘岛 是印尼的一个小岛,面积大约5千平方公里。作为著名的渡假圣地,巴厘岛 不仅有蔚蓝的大海、神秘的火山、茂密的雨林、美丽的梯田,还有虔诚和善的岛民和精彩的渡假酒店。我们在岛上的十来天是我们旅行生涯中最舒适安逸的日子。本文按我们住过的酒店整理成小段:

巴厘岛  是印尼的一个小岛,面积大约5千平方公里。作为著名的渡假圣地,巴厘岛  不仅有蔚蓝的大海、神秘的火山、茂密的雨林、美丽的梯田,还有虔诚和善的岛民和精彩的渡假酒店。我们在岛上的十来天是我们旅行生涯中最舒适安逸的日子。本文按我们住过的酒店整理成小段:

       一、每一道门都隔开了两个世界
       二、离世胜境
       三、甜蜜蜜的脚踏车
       四、暗夜里的火山攀登者
       五、峡谷、缆车、SPA
       六、只有落日和浪花的日子

 
 
一、每一道门都隔开了两个世界
 
巴厘岛  位于南纬8度,属于热带气候,一年就两个季节,雨季和旱季,平均气温28度。我们到巴厘岛  时正值岛上的雨季。


我们乘坐的是嘉鲁达航空从香港  直飞巴厘岛  的航班。飞机是个具备穿越功能的恩物,当我们走进机舱门时,外面是北半球的寒冷萧瑟,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植物人阶段,待我们苏醒过来,再走出舱门,扑面而来却是南赤道岛屿的温润气息。晚上8点,我们抵达飘着细雨的登巴萨机场。



巴厘岛  是对中国游客开放落地签的地方,但是,当签证女官员跟我们打招呼的时候,我们突然想起因为过于兴奋而忘记做一件重要的事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来之前被提醒,当地签证官员是不找零的,如果坚持要求找零,他们就会变得很难缠,所以我们原本计划在香港  换一些零散的美金备用。我们俩人的签证费用是50美金,但是由于我们忘了换钱,带的都是一百一张的美金。现在,没办法了,人总是要为自己的疏忽埋单的。

签证办的很顺利,女官员态度很好、效率很高,而且,很意外的是,她找了我们50美金,办完还很温柔地告诉我们后面的流程和注意事项。面对失而复得的华盛顿  同学,我觉得我有必要为当地的签证官员正名,这也是我们粉碎的关于巴厘岛  的第一个谣言。



       登巴萨机场设施并不豪华先进,建筑却有当地风情,朴拙而温馨。同样让人感到温馨的还有当地人,他们媚眼如丝,笑厣如花,一见面就双手合十热情地打招呼,当然,他们分别是行李搬运员(要付小费)、换外汇的(汇率低)、的确有绅士风度的人(简称“的士佬”)以及晚上仍坚守工作岗位的旅游纪念品小贩。



       来接我们的司机叫曼迪,圆脸,当地肤色,落腮胡子,脑后梳着蓬松的小辫子,劳模说,他长得象歌手腾格尔,有草原莽汉的气质。



我们住的酒店在库塔,离机场大约十五分钟车程。巴厘岛  的马路不宽,雨后的街道还有些积水,车辆稍有多就有点堵车。曼迪一路上都忙着跟我们交待这几天的行程,他的声音不大,英语发音还有些绕舌,经常说着说着自己就笑起来,实在个有趣的家伙。

曼迪一边碎碎念,一边慢悠悠地开车跟在一辆马车的后面。马车看起来挺精致,到处是描金的装饰,车厢上有遮雨的布蓬,除了驾车人,车上能坐三个人。马蹄上钉了铁掌,走在路上哒哒哒的清脆入耳。沿街开了许多酒吧,酒吧都是敞开式的,只有柱子没有墙,一眼可以看到全部,也许是刚下过雨,路边的酒吧生意都很清淡,酒吧里的小桌上,蜡烛无精打采的摇曳着,侍者闲散的倚在吧台上轻轻地擦着高脚杯。街边有三三两两的路人,有衣着清凉的白人,也有穿着相对保守的当地人,他们低声说着话,悠闲的慢慢地走着。路上的车辆没有加塞抢道的,没有闪着灯鸣喇叭的,车辆都安静地依秩前进。恍惚间,这个世界就象按下了慢放键,慢得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一会儿功夫,我们的酒店就到了。我们在巴厘岛  的行程一共安排了六间酒店,库塔的这家叫Devi sri,名字据说来源于印度  教的一位女神。这间酒店只是今晚的临时落脚点,除了便宜和交通方便外,真没其他亮点。酒店中央有个泳池,房间都是二层的小楼。帮我们订房的旅游代理史蒂文特别强调,这间酒店晚上很热闹。可是我们实在没感觉这间冷冷清清的酒店热闹在哪,难道是我们来晚了,已经错过了看热闹的时候了?还是史蒂文同学又晃点我们?



       我们在酒店房间看了一会电视,都是叽哩咕噜语的节目,实在是不得要领,加上肚子有点饿了,我们就到街上找吃的去。当我们从酒店的小巷子转出来,没走多远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狂热喧嚣到处沾染着过盛荷尔蒙的世界,一个啤酒和摇滚乐的世界。这里每一间酒吧的音响都倾泄着重金属摇滚乐,酒吧的客人大多是白人,或扎堆拼着酒,或疯狂扭动身躯,而酒吧的DJ也卖力的营造着气氛似乎要在气势上压倒隔壁的同行,酒吧门口,衣着暴露的吧丽热情地邀请着每一个路过的游客。原来,Devi sri居然藏身在库塔著名的酒吧街里,只有在深夜,这里的生活才开始,只有拥有挥霍不尽的青春的年轻人才是这里的主人。

       我们找了一大圈,也找不到一家安静点的餐厅,而我们也没有在酒吧里嗨到天光的兴致,所以,我们买了点零食和泡面,通过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回到了我们静谧的Devi sri。
 

功德山庄酒店


Devi sri的房间

功德山庄酒店


Devi sri的泳池

功德山庄酒店


摩托车是巴厘岛  普通人出行的工具


门神的造型可爱多过恐怖 

海鲜世界酒楼


海鲜世界


饮料很艳


炸香蕉带子


印尼炒饭


炒螃蟹


街心公园


马车


敬神的人们


巴厘岛  的门都象被劈开的一样


大眼睛的小猫


凝视远处的神像
 
 
 
二、离世胜境
 
       库塔是巴厘岛的游客集散地,除了闻名于世的酒吧,还有繁盛的商业。我们一早起来就慕名去库塔的SOGO商场莅临巡视了一下,随便采购了一些补给。SOGO是日资的购物中心,也是巴厘岛上最大最新的商场。因为是自由活动,曼迪就没有接送我们,等我们想回酒店时,我们却上了一个路痴的士佬的车,他在打了N个电话后仍然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哪。最后只好,他随便找了个路口把我们放下,等曼迪来接我们。
我们刚下车不久,就发现曼迪在不远处的街角朝我们招着手。原来,路痴先生阴差阳错已经把我们送到了。
 
      “我们现在出发去东部吧,对了,你们要吃中午饭么?”曼迪问我们。
      “我们已经吃了很棒的一顿呀,Let’s go!”刚才我们在一家叫“海鲜世界”的餐厅(店名是中文哦)吃了很丰盛的一桌海鲜,有巨大螃蟹和当地的贝类,一共花了我们80多万(巴厘岛的官方货币是印尼盾,一美金大约抵9000盾,80万盾大约是90美金)。我们在来巴厘岛前一直认为可以过足大嚼海鲜的瘾,所以在库塔的这一餐让我们对之后行程充满了希望,但是,残酷的现实一再教育我们,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很快,我们就陷入终日食不知味口淡如鸟的生活了。
 
       我们的下一站是东部的占地达斯。旅游代理史蒂文曾经对我们的计划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那里是没有游人去的穷乡僻壤,没啥意思,可是,我们的固执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以,看在美金的份上,他妥协了,帮我们订了两天的酒店。
 
       差不多下午二点,曼迪把我们送到占地达斯的RAMA酒店。这家酒店有漂亮的泳池和人造沙滩,有伸向大海的餐厅和僻静的小庭院,有天天在池边晒得象熟螃蟹一样的老外也有笑容象花儿一样灿烂的待者(很明显是小费给多了)。
 
       由于长期从事时效性极强的工作,我经常性的处于一种恐慌的情绪中,害怕忘记什么又常常觉得已经忘记了什么,总觉得还有什么事需要我马上去解决可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事。在RAMA的两天里,不能上网(费用极贵)、手机不通(信号实在不好)、周围隔很远才有一个村子,我在这里自我放逐了,这个世界不再需要我,也不再打搅我。
       每天早上我睡醒了,就去吃点东西,然后游泳,累了就披着温暖的阳光睡一会,醒了再跳进池子游两圈。我在游池里悟出了两种水下转身的方法;研究了一下泳帽了三种玩法;最后还分析了我的游泳动作找出两个缺点并且成功的提升了速度,生活可以如此的单调,时间多到可以随意的挥霍,真可耻啊,―――不过我喜欢:-)
 
       日子这么无聊,我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我们造访了酒店旁边的潜水俱乐部,要求他们帮我们安排潜水活动。接待我们是一个白人教练,金发,身上有潜水员的纹身,手腕上戴着一只大表盘嵌着陀飞轮的潜水表(看着不象A货)。经过沟通结论是:深潜是不行的,浮潜也是不行的,必须先上他的56小时的课程,然后他根据情况判断我们能不能安全潜水。对于他的专业精神和执着的原则,我们表示赞许,所以我们让他自个儿去玩儿了,我们就拜拜了。
 
       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劳模在地图上发现这附近有一个古村落,看着不太远,所以,下午我们穿着小拖鞋踏上了探访古村之旅。
       从酒店到小村确实不太远,从地图上看,还不及一个小姆指的宽度,所以我们对走了一个小时之后还没看到村庄感到很茫然,不得不频频求助路人。几轮下来,我总结,路是没错滴,但具体还有多远没谱,有人说大约步行十五分钟,也有人认为还很远,要坐摩托去。可是我倔劲又上来了,所以我拒绝了他骑车带我们的提议。
 
       又经过半个小时的各种艰难,我们终于看到村庄了。这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典型标本,当地村民住的老房子应该叫茅棚,屋顶用茅草覆盖,地板是用整根的木头拼的,因为要防潮,架空了半米高,茅棚四周没有墙壁。村民收入都靠种椰子,这些年,他们靠向游客卖一些小工艺品已经住起了瓦房,茅棚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我们随意的在村里逛了逛,村民很友善,看起来平和又满足。在这样一个物质匮乏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表现出的幸福感却显然要超过我们这些风尘朴朴的游客,原来生活完全可以这么简单。不知道,现在我们能不能回到这样的状态呢,还是,我们已经不能回头只能继续追逐我们的物欲。
 
       傍晚,我们在刚发现的一家莲花餐厅吃晚饭,这是一家巴厘岛上的连锁餐厅,有着不错的口碑。晚餐时间,餐厅里却没有其他客人,我们挑了餐厅临海的无边泳池旁的一个位置。在上正餐前,日落了。漫天绚烂红霞装点起我们头顶的天球,也染红了海面和泳池。听着海浪的涛声和海风吹拂椰林的沙沙声,吃着烤虾大餐,看着劳模童鞋泛着红晕的脸,现在,我也是幸福的。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海滩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酒店的偏门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酒店的客房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客房前的水池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僻静的小庭院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拉玛亚那水疗度假村

酒店房间 

 香蕉煮鸭子,难吃

 主菜是鱼,非常难吃

 去古村登南安的路上,碰到学校放学,孩子在踢球

 登南安古村的路上的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巴厘岛的公鸡非常好斗,所以,它们经常被关在笼子里

 古村老房子

 艳丽的面具

 手绘彩蛋

椰子树的老叶子需要经常清理,村民练就一身爬树本事 

 鸡尾酒“forget me”

 烤虾大餐

炸鱿鱼配薯条 

莲花餐厅

 莲花餐厅的落日

莲花餐厅

莲花餐厅

 
三、甜蜜蜜的脚踏车
 
      “你注意到曼迪的帽子了么”我小声的问劳模。 
 
当我们在RAMA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曼迪安静地窝在大堂的沙发里玩IPAD,头上戴着一顶狗皮帽子。如果读者朋友不知道什么是狗皮帽子,请回想一下雷锋叔叔,对了,就是雷锋叔叔戴的那个。基本上,曼迪戴那个很诡异,因为巴厘岛  常年都很热,戴那个等于天天烫头发来着。
 
      “Hello,曼迪,帽子很酷呀!”趁劳模办手续的空档,我忍不住要跟曼迪聊一下他的帽子。“哦,这个是一个中国客人送给我的,他从很冷的地方过来,这太热了,戴不住,就送给我了。”曼迪连说带比划,我终于听懂了。
 
       曼迪有很强的语言能力,他的汉语水平已经超越了“你好”、“谢谢”、“再见”这样的初级阶段。他经常会使用诸如“下车小心淘(头)”、“拐(快)到啦”、“逆(利)害”等高深词句,他有时在说绕舌英语时会突然冒出一两个绕舌汉语,相当有喜感。
 
       离开占地达斯,我们向萨努尔前进,一个同样拥有大海和沙滩的镇子。
 
萨努尔在巴厘岛  的 东南角,雨水丰沛,我们在这的两天里每天都要下几场雨,雨量不大,下的时间也不长,下下停停的。我们在萨努尔的酒店叫Griya Santrian,由于温润的气候,酒店反倒象个植物园,种着各种漂亮的植物。庭院里、泳池边、道路旁到处是生机勃勃娇艳欲滴的绿色,一场小雨过后,水珠 在叶片上轻轻的滚动,仿佛每株植物都是跳动的绿色精灵,向每一个路过的住客展示生命的鲜艳和精彩。
 
       G.S.酒店拥有三个各有特色的泳池,最大的泳池外就是沙滩。在萨努尔的沙滩上,酒店一家挨着一家,所以,如果不是很有方向感的话,住客可能会早晨上隔壁的酒店吃早餐或是下午泡在邻居家的池子里。
 
       我们结婚的那一年,由于工作繁忙,我们没有安排蜜月旅行。所以我们这次跟斯蒂文说我们是来补蜜月的,而酒店在知道这事后,特别制作了一个美味的黑森林蛋糕送给我们,真是甜到心!
 
在萨努尔的生活主题依旧是游泳、下午茶和闲晃。从酒店大门出来就是萨努尔的商业街,街道不长,曲曲折折大约有800米左右。当我们第三遍走过它的时候,我们决定走的远一点,所以打了个车奔向巴厘岛  的首府登巴萨。萨努尔到登巴萨不太远,打车的话大概35000盾(听起来是笔巨款实际也就人民币二十来元)。
 
作为巴厘岛  现在的行政中心,登巴萨有别于岛上的其他专为游客精心打造的市镇,建筑多是五层左右的钢筋水泥楼房,冷冰冰的没了特色。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本地人,基本看不到游客,而行人也没有巴厘岛  标志性的闲散,显得行色匆匆。当地的酒店非常老旧,商场也显得杂乱,商场的高音喇叭放着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听着这个歌,我突然有个冲动,不知道商场有没《一场游戏一场梦》或是《大约在冬季》可以点播呢。
       “还好我没有倔强地强迫斯蒂文给我们安排一天在登巴萨的行程啊。”在从登巴萨回来的路上,劳模庆幸地说。
 
       但是,灰头土脸的远征并没有打消我们探险的念头,第二天,我们又上路了,这次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车子是向酒店租的,25000盾8小时。
 
       我们骑着车摇摇晃晃地上路了,萨努尔的街巷很狭窄,我努力控制着方向,劳模坐在后座上,双手搂着我的腰,汽车一辆接着一辆从我们身后贴着驶过。我们离开闹市,穿过爬满青藤的窄巷,漫无目的地骑行着。
 
      “我觉得你比从前重了很多呀。”我对劳模说。在很多年前,我们也象今天这样,我骑着车带着劳模,环岛路上的海风从我们耳边掠过,我们大声地笑着。那个时候我们 领着微薄的薪水,努力地供着房,常常为下个月的电费发愁,但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所以虽然只有一辆自行车,可是我们很快乐。若干 年后,我们有了各自的事业,提前还清了按揭,还有了一点积蓄,我们还有了各自的汽车,可是我们却再也没有一起骑车,没有如此简单的快乐。
 
“累了就歇会啊”劳模把头靠在我背上说。她开始轻声地哼着歌:“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蝙蝠洞前的神庙,人们为死去的亲人做仪式,仪式完毕后尸体要抛入大海

 蝙蝠洞里密密麻麻的蝙蝠

 丑怪的家伙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酒店小品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打开我们的房门,就是翠绿的园景

 午餐,这份是劳模的牛肉套餐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我的烤鱼套餐,好吃么,不好吃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很漂亮的赏叶植物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爬满青藤的小径

 海边捞的不明生物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酒店海边的泳池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萨努尔海滩

 嫩绿的小生命

 很虔诚的小姑娘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酒店中庭的泳池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格莱亚桑川海滩度假村

 酒店钥匙上的饰物,是一个盘腿的男人用双手捂着脸

 开片虾,蒸的略过

 豆豉蒸三板鱼,鲜美,纯中式做法

 蒜蓉炒韭苔,好吃
 
四、暗夜里的火山攀登者
 
      “我是你们的向导,我叫曼迪,你们先用早点,三点半我们出发前往火山脚下的温泉村,我们从那开始攀登。”我们的登山向导很有礼貌的做了个介绍。“祝你们用餐愉快,我在车上等你们。”

 

他刚走开,我们就笑了,又一个叫曼迪的。巴厘人信奉印度  教,同时也照搬了印度  教的种姓制度,巴厘社会分为婆罗门、贵族、武士和平民四个主要阶层,每个阶层固定有四个男孩的名字,按出生顺序循环命名,比如曼迪就是婆罗门、武士和平民三个阶层的第二个男孩的名字,当然,按照循环的原则,它也是家里老六的名字。

 

       昨天中午的时候,曼迪(“腾格尔”曼迪,为以示区分后来的就叫向导曼迪吧)把我们从G.S.酒店接了出来。每次看到曼迪,我们都很开心,一来他是很有喜感的家伙,更重要的是,看到他就意味着我们要出发去领略不同的风情了。

 

巴厘岛  是个地壳活动频繁的岛屿,多火山、地热。岛上的最高峰阿贡山就是一座活火山,海拔3140米,被称为“世界的肚脐”,50年前大喷发时,热浪高达一万米,1600人丧生,数万人流离失所。尽管如此,巴厘人仍视阿贡为圣山,每日皆面向阿贡山朝拜。

       神圣的阿贡火山只能远观敬仰,巴杜尔火山却能亲临征服。从萨努尔到巴杜尔火山下的金达玛尼镇全是山路,车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摇晃着,一会儿曼迪絮絮叨叨的声音就仿佛从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了。等到曼迪叫醒我们,我们已经在金达玛尼的LakeVeiw酒店的停车场了。

LakeVeiw 酒店建在山顶的悬崖上,面对着巴杜尔火山,视野辽阔,但由于火山活动,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酒店用了大量的黑色火山岩修建,看着厚重威严。巴杜尔火山由大 小三个火山口组成。在过去的100年里,巴杜尔火山曾经20多次喷发,在1963年时,火山熔岩将周围数百里夷为平地。至今,火山的西南山麓仍是焦黑的不 毛之地。在火山的东面是巴杜尔湖,湖面呈月牙形,是巴厘岛  第一大湖,也是东部的重要灌溉水源。再仔细看,就发现巴杜尔火山及巴杜尔湖其实都处在一个更大的火山口里,绵绵的环形山脉把它们包在其中,火山套火山,非常壮观别致。我们住的LakeVeiw酒店就在这个更大的老火山的山顶处。

 

       金达玛尼与南部的海滩相比游客很少,所以街头的小贩不象南部的同行那么友善,他们非常粗鲁粘人,不管如何拒绝他们都会以游客为中心进行行星运动,然后口中念念有词,更有甚者,其中一个拿着他的面具一直戳我,让我几乎要崩溃发飚。

 

       凌晨三点,我们就被叫醒,吃过早饭,我们的登山活动开始了。

向导曼迪很黑瘦,30岁,下巴留着一撮山羊胡子。据说他们家族原来不住在这,20世纪初,荷兰  人入侵巴厘岛  ,他的祖上被国王征召来此作战,战争结束后便留了下来,这么看来,他们家族应该是武士阶层。

 

       我们到温泉村广场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30多人,都是来登山看日出的,看着个个象等待喂食的小鸟一样兴奋地敖敖地叫着。登山活动有专业的旅游公司组织,每两个游客配备一名当地向导,大家按照顺序陆续出发。

       我们的向导在跟我们交待了一下注意事项后,便带我们出发了。凌晨四点,漆黑一片,我们跌跌撞撞地紧紧跟着我们的向导曼迪,生怕掉队就迷路了。

 

       刚开始的一段路很平坦,我们踏着松软的火山灰轻快地前进。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对不起,”曼迪停了下来对我们说:“请稍等我一下。”曼迪从背包里拿出事先准 备好的祭品,走向路边的一个神龛。他仔细地把祭品摆好,然后跪在神龛前安静地祈祷,神情肃穆。这期间,不断有其他向导带着登山者经过,曼迪跪在那儿就象尊 石像。过了一会儿,曼迪站起身来:“谢谢你们等我,我们继续上山吧。”

 

       上山的路都是登山者踩出来的,非常徒峭难行,我 们被迫手脚并用。曼迪会在我们走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停下来让我们休息一下,喝口水。随着我们体能下降,休息得也越来越频繁。这时候,不断有后队的登山者 超越我们前行,我向山顶望了望,似乎还挺远,曼迪看我有些着急,就安慰我说,“别担心,我们一步一步向上,一定能在日出前赶到山顶的。”

 

       大约2个多小时后,劳模和我的体力都到了极限,腿象灌了铅似的每次抬腿都很艰难,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透。随高度慢慢增加,山风越来越凛咧,尖啸的狂风吹得人脚都站不稳,曼迪一边拉着劳模,一边不断给我们打气。

 

       当天边出现第一抹红霞的时候,我们终于咬牙爬上了山顶避风的小房子。房子里挤满了登山者,大家都被寒风吹得缩成一团。

 

       我们一边瘫在小房子里喘着粗气,一边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很可惜,今天是阴天,看不到日出,但是我很满足,有什么比我们超越自己的极限而登顶更重要的呢?

 

       我们征服了巴杜尔火山!1717米,3小时。
 
 


 圣泉寺


参观印度  教神庙要穿沙龙


 这个是模仿秀时间,至于模仿的是谁?图里找吧


 圣泉寺小广场


 供品大都是这样的鲜花,也有放一些小饼干什么的


 巴杜尔火山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Lakeview酒店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我们住在酒店三楼,视野很好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修建酒店用了大量的火山岩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巴杜尔火山及巴杜尔湖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酒店餐厅

望湖宾馆和餐厅酒店


 午后


 日出前,我们成功登上火山口


 火山仍处于随时喷发的状态,山岩上热气蒸腾


 火山口内的景象,据说曾有游客跌落
 
五、峡谷、缆车、SPA
 
我们在来巴厘岛  前,曾在旅游攻略上看到,巴厘岛  的酒店都不提供免费一次性用品,而且岛上的自来水的水质不好,即便煮开都不能喝,似乎巴厘岛  是蛮荒落后的地方,条件简陋。所以,临行前,我们不但带齐了全套的卫生用品,甚至在行李里塞了四双一次性拖鞋(一共八只!)

 

巴厘岛  呆了几天,也换了几家酒店,才发现这根本也是坑爹的谣言。作为渡假圣地,当地酒店不但各有特色,而且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尤其是我们在乌布住的Hanging Garden酒店。

       H.G. 酒店建在峡谷的徒峭山壁上,三十几幢小别墅围绕着酒店大堂依山势错落分布,远远望去,酒店就象悬在空中一样,所以起名“Hanging Garden”。酒店标志性的设施是餐厅前的无边泳池,两个泳池落差很大,游到池边就能俯瞰广阔的峡谷和对面山顶的神庙。为方便住客,酒店特别修建了三部 缆车将整个酒店连接起来,当然,住客也可以沿着蜿蜒曲折的登山小径在酒店内到处游荡。从小径可以下到谷底的河边,那里有一个竹桥,过了竹桥再爬200级台 阶就能到达酒店对面的神庙,而酒店也贴心地为每位住客准备了到神庙参观必须穿戴的沙龙。

 

       从酒店大堂到我们住的小别墅要 换乘两部缆车和一部电梯,别墅被周围茂密的热带雨林所包围,隐密又安静。别墅前有私人小泳池和茅草顶的小凉蓬。别墅宽大敞亮,房间的木地板亮得可以当镜子 照,而劳模最喜欢的却是浴池里满满的一池玫瑰花瓣。为了欢迎我们到来,酒店送了我们两件小礼物,劳模的是一串用当地彩色小石头编的项链,而我的是一对木质 的袖扣。

 

       经常光临酒店的不仅有住客,还有本地土著---野猴子。刚被侍者领到别墅时,我们新鲜地到处看,而侍者很紧张 地跟在我们身后关着门,他解释说,这有很多猴子,有时会窜进别墅里找水果吃,会惊吓住客的。果然在一天下午时,屋顶发出很大的“碰”的一声,我们从窗口向 外望去,一群大约十来只猴子正经过我们的别墅,在泳池前高大的树上荡来荡去。这些猴子显然是见多识广生活优越,任凭我们百般用水果挑逗,仍然扬长而去,只 有一片红艳艳的猴子屁股和一声叹息。

 

       H.G.酒店收费昂贵,两晚的费用要一千美金,但与高价相对应的是细致入微的服务。酒店待者不但每天上午来整理房间,入夜前,还会来放下蚊帐,再将所有玻璃门窗用木质档门关闭,把别墅与外面的原始森林完全隔开,让住客享受一个完全不受打搅的美梦。

酒店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动组织住客参加,有时是登山,有时是稻田餐聚,有时是鸟类学现场课程,不能少的还有酒店的豪华SPA,当然这些统统要另外付费。因为前天在巴杜尔火山消耗了过多体力,我们决定体验一下这儿的SPA。巴厘岛  被 称为“SPA之岛”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按摩师手法娴熟,力度也把握的刚刚好,专业素养和职业礼貌都不是国内洗浴中心蛮力型同行可以比肩的。在这我们还认识 了一位新朋友,一种淡黄色的蜥蜴,在SPA房间和我们的别墅都有,它往往一动不动在一个地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然后会发出“吧嘎吧嘎”的清脆叫声,很欢 乐。

 

       从酒店每天有好几班穿梭巴士接送住客到乌布。

乌布是巴厘岛  曾经的首都,在荷兰  入侵巴厘岛  后,国王被废黜了,乌布仅剩下破败的皇宫。皇宫的前半部份现在开放参观,后半部份仍由皇室遗族居住。“他们现在基本都住在大城  市里,也就节日回来住几天。”曼迪在聊起皇室时语气多少有些不屑:“皇室成员都在做生意,他们都很有钱,在皇宫旁边的那个车库里停着好几辆名贵跑车呢!”

 

刚到乌布皇宫时,我产生了错觉,仿佛回到一个国内的景点,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中国老乡,似乎全巴厘岛  的国内同胞都在这儿。(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只有一半的国人在这,另一半在乌鲁瓦图情人崖呢,嘿嘿:-) 巴厘岛  人长居赤道,皮肤黝黑,国人往往在其中显得白净得有些卓而不群,不但皇宫里、街道上、餐馆里,甚至马路上往来的旅游大巴里都是国内同胞,反而巴厘岛  随处可见的白人在这非常罕见。老实说,乌布皇宫是真没啥好看的,又小又破,但凡一个有点名气的神庙都比它宏伟精致,唯一的好处就是免费,实在是要鄙视一下国内的旅行社,果然是忽悠无止境。

 

哪有中国人哪就有喧嚣是一点没跑的,这里特别要提醒一下华东某大城  市同胞,海派清口真是不要太响亮,好不啦。

由于人气爆棚,这里不仅东西卖的贵,而且汇率也不合理,全岛最抢钱的货币兑换点就在这条街上。所以,如果要来巴厘岛  旅游,一是要在库塔早早换好钱(全岛属那换汇最优),二是不要到皇宫对面的市场买东西。

 

       乌布最值得去的其实是当地的画廊和艺术商店街,在太阳不是很烈的下午,安安静静地在这散散步随便逛逛,真不错。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Hanging Garden酒店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丛林中的一幢幢的别墅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酒店的欢迎饮料和冰毛巾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床上鸡蛋花摆成一个心型,中间是小礼物和贺卡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酒店送的水果,我们拿来引诱野猴子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小礼物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我们僻静的75号别墅


 缆车操作员很有礼物


 丛林中穿梭的缆车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无边泳池,对面就是神庙(画面右上角)


 巨型蚂蚁


通向神庙的竹桥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酒店对面的神庙


 乌布的猴林


 猴林里的猴子是养的,主要的食物是红薯


 跟游客对骂的猴子


 母子


 岛上的学生制服很活泼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乌布的莲花餐厅的双人海鲜套餐,不好吃


 废弃失修的铁索桥


 乌布的小街道

巴厘岛空中花园别墅


 酒店附近的稻田
六、只有落日和浪花的日子
 
巴厘人是勇敢刚烈的,在荷兰  入侵巴厘岛  时,巴厘岛  爆发了全岛范围的“普普坦”高潮。所谓“普普坦”意思是奋战至死,事实上就是一种自杀仪式,由于武器装备差距悬殊,在抵抗无望之下,侵略者每到一处,巴厘贵族就带领追随者来侵略者阵前自杀殉国,以保全不屈刚烈的名节,这其中就有巴厘的巴东国王。巴厘人同时又是善良宽容的,他们虽然付出巨大的人员伤亡,但并没有一味仇恨外族侵略者。在我们参观的巴厘岛  古代法庭的遗址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造型奇特的神像,它们戴着高耸的礼帽,穿着燕尾服,留着络腮胡子,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就是当年为巴厘建立法律制度的荷兰  人。至今,这些石像仍被当地人悉心供奉着。
 
最能体现巴厘人刚烈性格的地方大概就是我们在巴厘岛  的最后一站乌鲁瓦图断崖了。传说有一对相爱的青年男女受到父母的阻挠,在这里跳海殉情,所以这里也被称为“情人崖”。乌鲁瓦图地处巴厘岛  的西南海岬,在海浪经年累月不断地冲刷下,岸边石灰质的山体逐渐被淘空,形成了数十米落差的垂直海崖。站在崖顶,玉树  临风,海浪翻涌,果然是殉情弃世泄愤逃债的好去处。
 
       我们的酒店就在断崖旁边,因为酒店泳池的造型从空中看就象三个蓝色的圆点,所以酒店起名叫“Blue Point”。酒店最负盛名的是建在悬崖边的玻璃教堂,在教堂四面水晶般晶莹剔透玻璃墙中间是圣洁的白色的柱子和屋顶,圣洁的白色的布道台和排椅,在这么个地方结个婚,估计将来都不太好意思离婚,何况还有情人崖底的那对小情侣的在天之灵在看着呢。
 
B.P.酒店设施有些老旧失修,只是得益于得天独厚的位置,景色却是超级无敌的美。尤其是黄昏时,坐在二楼酒吧的阳台上,喝上一杯当地的果汁,看着太阳一点点的隐入海中,晚霞、海浪,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是红艳艳的,恍惚间,我就忘形地融入这个美景之中了,在那一刻,似乎一切烦心困扰的事都可以放下,可以完全放空自己,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欣赏而已。在乌鲁瓦图的两天,我一直被各种情绪包围着,有一点对巴厘岛  的依依不舍、有一点回家的雀跃、有一点对未来的困惑、有一点对生活的期许,但是,此刻,落日、浪花、果汁就是所有的一切。
 
       我们离开乌鲁瓦图去机场的那个早晨,曼迪来接我们的时候迟到了一个小时,这真是不可想象的事,通常我们退房时就能看到他早早就来了,所以我自作多情的猜想,他是因为要跟我们分别所以有些心情沮丧了。
 
       去机场的路上,曼迪仍旧絮叨,他一直跟我们谈他的人生理想:“现在我给公司打工,赚的很少,可是我计划攒钱买一台车,也许你们下次再来巴厘,我就能开我自己的车带你们玩了。。。”
 
人真是一种有很强模仿能力的动物。身为上海  人的斯蒂文在巴厘岛  呆了几年就象标准的巴厘人一样慵懒,而跟着中资旅行社混的曼迪就象“勤劳勇敢的中国人”一样有“上进心”和“理想”。
 
       做为根正苗红的中国人,我们有时会对巴厘人慵懒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可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们辛苦奔波的生活会比他们更幸福满足么?
 
       我们在小时候,被学校教育要有远大的理想、要能吃苦、要热爱劳动;我们成年后,又被社会教育要赚钱、要奋斗、要成功,所以,我们象苦逼一样忙忙碌碌并以之为荣,一但闲下来就感到心慌和惭愧;我们整日背负巨大的生活压力并不断给自己设定新的目标,一但没有进步就自我反省自我鄙视,但我们甚至从未想过这是为了什么?生活的本质又是什么?我们茫然前行却没有真正的目标。
 
       曾经有那么一阵子,我非常想给自己搞一台路虎或是一块百达翡丽。可是,我一直没有仔细想过拥有这些又能让自己快乐多久,而为了获得这些,我的付出又是否值得呢。我们往往在没有想清楚这些的时候就去追求一些我们也许根本不需要的东西,从而牺牲掉一些我们其实真正应该珍惜的东西。
 
       所以,要问这次旅行我的感受,我除了得到一次无忧无虑的假期,还收获了一大堆的疑问,对于这些,我没有全程解决方案没有指导老师,即便有我也不需要,因为,我的人生我找答案。
 
(全文终)
 
 
 

 著名的"脏鸭子"餐

 还是海鲜看起来好些

蓝点湾景别墅

 BLUE POINT

蓝点湾景别墅

 别墅2楼

蓝点湾景别墅

 悬崖边的玻璃教堂

蓝点湾景别墅

蓝点湾景别墅

 酒吧

蓝点湾景别墅

无敌海景

蓝点湾景别墅

 观日落最佳座位

 海浪

蓝点湾景别墅

 酒店晚餐的沙拉

 情人崖的猴子

 情人崖

蓝点湾景别墅

 酒店日落景色

 月亮出来了

 法庭

 古代法庭遗址

供奉的荷兰  人

 在古代法庭拍婚纱照的小情侣

 老越野车

 吉普

 大众的出租车